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璞的博客

大海波中,须弥顶上

 
 
 

日志

 
 
关于我

十来年传播领域行走,快乐多过不开心。历任《中国青年》编辑、执行编辑,《VISION青年视觉》副总编,《DESIGN 设计》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侯宏澜:舞者的命运就是热爱  

2009-10-29 21:00:52|  分类: 那些感动我的人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宏澜的命运。何尝不是许多梦想者的命运。

在热爱里煎熬,在热爱里骄傲,在热爱里自由,了。

2002年初,我到中国青年上班。

做的第一个人物采访,采的是我的同乡中央芭蕾舞团的首席独舞侯宏澜。

手里的电话号码,是那年在成都商报实习时留下的。

世事,这过程中多少人从你生活中经过,成全了你的梦想。

我写下这些,发现2002年已经是一个有几分遥远的年份。发现,是时光,生生的无情。

谢谢宏澜毫不犹豫地接受我的采访,她讲了好久,因为我们的采访需要很多鲜活的素材,颇有点报告文学的架势。谢谢摄影师协助成就我在中国青年的第一个封面人物,我还记得摄影棚在东四某条胡同的一个小院里。更要谢谢当年为我打开一扇大门的彭老师,无以回报的知遇之恩。谢谢,那段时间里,和受访者,彼此以积极真诚的心互动,让我相信生命中积极的因子可以在阳光和迷雾里都绽放,我在他们的人生里感受到的力量何尝不是滋养了骄傲的我,曾经脆弱的我,不够宽阔的我。谢谢,这之后的时光不一样的时光,继续教会我成长,但因为有些什么宝贵的扎根在那里,我学习新的能力保护它,任岁月沧桑也敢不惧。

要谢谢《青年文摘》的编辑热心转载了这篇文章。我的电脑崩盘后已无这篇文章的电子版,今天偶然在网上看到,谢谢你们替我保留了这些文字。

录这篇文章在后面。

 

 

舞者的命运就是热爱
文 / 熊 璞

       芭蕾要练的,不仅是身体的韧度,还有生命的韧性
  我喜爱芭蕾,是它让我如此美丽;而我既然选择了做一名舞者,我就选择了——热爱就是我的命运。
  不管有多少挫折,不管有多少辛苦。
  侯宏澜如是说。
  
  那个灯火明亮的夜晚是永远难忘的
  
  时光退回到1997年,卢森堡,国家大剧院。
  这里灯火通明,香肩云鬓,人影憧憧。
  第四届卢森堡国际芭蕾舞比赛的决赛刚刚结束,评委们正在紧张地进行评审小结,人们一边观看着助兴歌舞表演,一边猜测着今晚桂冠的得主。后台的气氛尤为紧张,进入了第四轮比赛的选手,一路过关斩将,最后的谜底就要揭晓了,一颗忐忑的心怎么放得下来?
  然而,在剧院外面的街心花园,一个年轻的东方女子坐在这里,她的脸上写着:平静。她就是侯宏澜。
  她在想什么呢?
  她想起了宣布进入第四轮比赛的时刻:天呀,她差点儿失声叫了出来。20岁的她只身自费来这里参加比赛,她精神上能负担的就是参加三轮比赛的压力,没想到,组委会最后决定加赛一轮,她觉得自己快承受不住了。但是她能放弃吗?不能。年轻的侯宏澜那段时间最常做的就是,深吸一口气,什么都别去想,跳舞,再跳舞。
  她还想起了她的那套表演服。在排练场看到俄罗斯选手用来装裙子的盒子多气派啊,而宏澜跳“黑天鹅”穿的黑裙子是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带到卢森堡的,而且时间仓促,没来得及做装饰,黑压压的一片,简直不像天鹅,像乌鸦;别的选手表演服的肩带上镶着钻石,宏澜没有那么多钱,她从国内带了一包亮片,晚上练完功回来,自己在房间里缝啊,粘啊……
  她还想到这几年来,她已经两次通过国际大赛的预选赛,但是因为国家经费不足始终未能成行。这一次,决定自费来卢森堡之后,也是费尽周折……
  更远一些,她想到17岁那年,还未毕业的她被借到中国芭蕾舞团跳《红色娘子军》的班长,一个拿枪的动作,就有五个人过来,告诉她五种不同的姿势,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甚至想起1988年,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儿,在北上的火车上突然出水痘,脸上、胳膊上、腿上,全是星星点点紫药水的颜色。她是这个样子出现在北京舞蹈学院附中老师面前的。她没有户口、投有档案,这些都被原来的舞蹈学校扣下了,她只是凭直觉,北京一定是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就决定来了……
  一个小时就这样溜走了;助兴节目差不多该结束了。侯宏澜起身走回大剧院,她心里突然很亮堂,到卢森堡来,她有机会知道了,她一路走过来,是多么爱芭蕾,吃什么样的苦都可以。因为爱,她做了别人做不到,以前自己也不敢想的事情,得不得奖;反倒变得不太重要了。
  然而大剧院里却是不平静的。“侯,你怎么卸装了?”侯宏澜这才发现,选手们大多换上了礼服,准备盛装出席颁奖典礼。“那我换上演出服好了。”侯宏澜说。
  终于开始颁奖了。先是优胜奖,没有侯宏澜。然后是铜奖,然后是银奖……说是无所谓,侯宏澜的心情还是渐渐沉重起来。
  “侯宏澜!”
  前面的一串英语没有听清楚,但是她的名字她听清楚了。她被人推上了舞台,她被人拥抱,她战胜了26个国家百余名选手,获得了大赛的最高荣誉——她获得了金奖。
  侯宏澜在国际芭蕾舞台上,完成了一个完美的亮相。
  
  为什么不行?在舞蹈中我甘愿精疲力竭
  
  回国后的侯宏澜并没有停下来,去参加国际大赛是她盼了好久的事情,但是已经结束,她就不再多想。她在酝酿的是另外一件事。
  侯宏澜决定举办个人专场独舞晚会,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宏澜风格”。
  在这之前,国内从来没有人敢于一试。
  又是一件开先例的事情。
  宏澜已经想了很久,包括自己是不是吃得消,会不会冷场,别人会怎么说……甚至害怕过,但是决定后,她就不再回头。
  为什么不行?在舞蹈中我甘愿精疲力竭。
  那段时间正是中国芭蕾舞团演出比较多的时候,一个月大约有20场演出,侯宏澜还要完成团里的演出任务;精力是一方面,连排练的时间都没办法保证。
  后来宏澜琢磨了一下,对了,中午是大家的休息时间,就用那段时间练!于是,每天中午宏澜吃两片饼干就去排练厅开练,《红色娘子军》、《巴赫塔》……团里的同志都感动了,侯宏澜真是不要命了!我们陪她干!乐队、舞美组、舞蹈组……全都行动起来。毕竟,芭蕾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
  “宏澜风格”独舞晚会最终在北京保利大厦国际剧院举行。女主演是侯宏澜一个人。她演了《红色娘子军》、《黑天鹅双人舞》,还演了《巴赫塔》、《天鹅之死》、《十面埋伏》……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于跳芭蕾的女演员来说,没有充沛的体力和精湛的技巧,是不敢尝试《黑天鹅双人舞》、《巴赫塔》这样的剧目的。而宏澜在一个晚上不仅要表演两段这样的大双人舞,还有《红色娘子军》的片断,还有另外的小型节目……而且,因为是独舞晚会,节目之间的抢妆占用了大量的休息时间,对于芭蕾舞演员来说,这是很宝贵的缓冲的空隙。但是,宏澜顺利地完成了表演,而且跳得很棒。听得出来,那些掌声很由衷,而站在舞台上的宏澜,脸上汗水淋漓,却是那么的辉煌动人。
  许多人,是在那个晚上记住“侯宏澜”这个名字的。这个年轻的芭蕾舞演员带给我们那么多美的感受,还有就是,骄傲,一个民族的豪情万丈。
  狂潮的中心却是安宁的。对于宏澜来说,她只是又一次,听从了内心的那个声音。她只是在这个声音的驱使下去尽情地表演,在舞蹈中感受到快乐。而未来,并不会因今夜的辉煌改变什么。“结束之后我首先想睡一觉。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心里面空空的,好像有一点儿失落。毕竟前些日子天天想的就是晚会,现在起床看看,晚会已经过去,我的生活还要继续,还是自己的十平方米小屋,还是排练厅、大镜子、钢琴……”
  
  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美
  
  1999年,宏澜应邀赴法国三大芭蕾舞团之一——莱茵芭蕾舞团担任首席客座明星。
  宏澜自己认为,在法国的这一年意义重大,这一段经历对她成长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获得国际金奖和举办独舞晚会。“因为,这一年的经历教给我的东西,比前两件事情加起来都多。”
  法国莱茵苞蕾舞团是一个以现代舞表演为主的芭蕾团体,这里推行的是编导负责制,由编导选择剧目,许多内容都可以进入芭蕾的领域。剧目通过后,再由编导来确定演员。你可能会同时面对很多机会,也可能总是不被赏识。因此,必须很用心,甚至在看起来没有机会的时候。
  学古典芭蕾舞出身的宏澜面对着新的挑战。她要面对全新的舞蹈 观念、管理体制,要尝试舞蹈技术风格的转变……侯宏澜说;她在这里实现了职业生涯中观念的变革,她开始更加自觉地对待芭蓄舞蹈艺术。
  不过,这还不是宏澜最大的所得。宏澜在这里还学会了忍受孤独、寂寞。
  莱茵芭蕾舞团所在的米卢斯,属于一个安静的中小城镇。“有半年的时间,我没有捕快地说过话。因为周围没有中国人。”宏澜每一天的生活就像是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早上10点到下午2点,练功、排练,2点到3点是吃饭、休息时间:3点到7点继续练功、排练;宏澜业余时间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商店、超市逛游。“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确实生活在一个人类的社会,我害怕回家待在没有人的空房子里面,太安静了,简直让人发疯。”到后来,附近超市的收银员都认识这个常常来逛店的中国女孩儿了。
  更让宏澜害怕的是周末——平日至少还可以跳舞,与同事的交流虽少,毕竟身边还有人和自己一起在排练厅里流汗。周末在家的漫长时间真让人发狂;“我站在窗子前面,看着外面没有人的街道,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等待着明天到来。然后新的一周开始,又是上班、下班、逛街、回家睡觉……”
  一次聚会中,宏澜无法忍受突如其来的孤独感,飞奔着逃离子热闹的人群。宏澜回家抱着枕头号啕大哭。她真的忍不住了。“我突然发现,我好像是一滴油,静静地漂浮在纯净的水面上。不是水不愿意接受我;也不是我不希望让自己融化开来和水形成一个整体,但是,我们之间就是存在着那一道隔膜,很坚韧的那种隔膜,让我们无法相互交融在一起。”
  人生中又一种历练,宏澜去经历了。生活是这样的残酷,在她20岁出头的时候,让她的内心被孤独与寂寞一点点地吞噬。
  “这时候我突然产生了回中国的念头。”回中国去,回家去!她与莱茵舞团有两年的工作合同,她的才华已经被大家肯定,她很快能成为这里的台柱,顺利的话,一年后她将拿到“绿卡”。但是,宏澜的想法不同了。“如果我还要忍受一年的话,我真的会变成一个疯子。”宏澜想清楚了一切,她平静下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向剧团经理提交了回国的申请书。经理看着她,都好像傻了。因为他根本无法想像,这个日后必将成为剧团首席明星的中国女子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我仍然首先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仅仅会跳舞的机器。”
  年轻的宏澜第一次知道了,舍得,必须有所取舍,才会有所得到,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美。
  当小镇到处贴满侯宏澜演出的大幅剧照的时候,她离开了。
  回国后,宏澜以中国芭蕾舞团独舞演员而不是客座明星的身份参加了中国芭蕾舞团40周年团庆的演出。
  也算是人生中的一场挫折吧。然而这对于她在舞台上的演绎,对她现实生活中的行走,只会是一件好事情。从法国回来,宏澜明显地长大了。对待人生、对待自己的事业……她有了新的理解。她仍然是中国芭蕾舞团的首席女独舞,但是她变得成熟多了。
  
  第一次,在哄笑声中我走下舞台
  
  人生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的。
  在法国跳了一年现代舞,宏澜的足尖功夫有些退步了。那时候,网上有评论说,宏澜在舞台上没有以前那样光彩照人了。都是很热心的观众,真心喜欢她的舞蹈,他们失望了,读到这些,侯宏澜的心里真的很难过。
  更让人难堪的是,有一次,演《胡桃夹子》,宏澜在跳丝绸舞的时候,把自己的腿绕进了长长的柔软丝绸中。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观众忍不住笑起来,第一次,在哄笑声中侯宏澜走下舞台。
  那些美丽轻盈的姿态,那些精彩的表演,难道就这样疏离了,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倔强的侯宏澜不相信。
  她比以前更拼命了。她不停地努力,她在寻找,而感觉,从前舞蹈感觉,忽远忽近,折磨得人身心疲惫。
  还有各种各样的说法。甚至说到她为什么回国。
  她把一切都放在脑后。她只和芭蕾在一起。她还是深爱着它,这就够了。剩下的是怎么去做。
  她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休息。
  她的生命里只有舞蹈。
  六个月后,在《吉赛尔》里,侯宏澜饰演的是鬼王,记忆中那个美丽迷人的芭蕾姑娘侯宏澜又回来了,她不仅回到了从前的水平,而且整个人重新变得光彩照人了。
  谢幕的时候,宏谰刚刚走上舞台,底下掌声和喝彩声马上响成了一片,有人在观众席中大喊“侯宏澜!侯宏澜!”
  那场演出,许多人看得热泪盈眶。
  “今天侯宏澜演的鬼王真的很漂亮啊。”
  2001年5月,她出演《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大太太”,动作舒展,表演精湛。
  25岁的侯宏澜说她想一直跳下去。“国内的芭蕾舞女演员一般跳到三十来岁就转行了。但在国外,三十来岁的演员,体力或许有所衰退,但是表现力更强了。我想我还能多跳几年吧。”她笑着说,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很有感染力。
  
  芭蕾,身体的柔韧,生命的韧度
  
  “跳了这么多年的芭蕾,舞蹈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份单纯的职业。舞蹈早就融入了血液和生活,成为我的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侯宏澜说。
  从6岁开始红基本功,压腿、翻跟头、下腰……有时候就娇忍不住偷懒,带她的邓老师当着宏澜父母的面就拿藤条打她,而且不准哭,哭的话还打。好多年后,回顾这一切,宏澜说她挺感谢邓老师的。因为对于练童子功的孩子,老师不严的话,是教不出好学生的。而苞蕾要练的,不仅是身体最佳的柔韧度,还有生命的韧性。
  如今,没有人拿着藤条站在她的身后。是她自己执意要走上这条路,一条不断迎接历练的路。从小的时候说“长大了我要当乌兰诺娃”的时候起、一个朦胧的愿望浮出水面,并且日渐清晰。
  ——做一名舞者。
  舞者追求的不是鲜花、荣光,追求的不仅仅是美丽。追求的是:热爱。
  因为身体的柔韧需要通过坚持不懈的练功来达到,而生命的韧性需要永远的修行。

 

     

     原文刊载于《中国青年》2002年3月(似乎是上半月刊),被《青年文摘(绿版)》2002年第6期转载,后又被收入《相信梦想——中国青年20012002封面人物》、《中国青年2002佳作》。

 

这么些年过去了,我们都在成长。宏澜也还在继续她的芭蕾梦想,她还在继续跳着,我想她是开心的。

感谢命运。祝福百折不屈的生命的力。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