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璞的博客

大海波中,须弥顶上

 
 
 

日志

 
 
关于我

十来年传播领域行走,快乐多过不开心。历任《中国青年》编辑、执行编辑,《VISION青年视觉》副总编,《DESIGN 设计》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孤独是一张没有发行的唱片  

2009-10-29 22:22:18|  分类: 那些感动我的人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看到一位老同学的文字。写得真好,转录在这里。

 

   孤独,只有孤独,让人如此痴迷——和沸点在午夜的铁观音说姜育恒

    二十年前,有太多好歌,太多好歌,蜂拥而至,一夜占领我们音乐视野的诺曼底。现在想想是何等幸运的年代啊,随便挑一位出来,可能就是一个白金唱片的主儿。那些歌对青春期的年轻人来说,堪堪都是包含了治疗暗恋、初恋、热恋和失恋的全套独门良药——其实管他谁唱的啊,都是表达的出口。

没有一个歌手像他那样一出场就有那么高的辨识度(这句话要有流行度),因为如果你把他专辑封面排起来,你看到的几乎全是独照和吉他——非独照不可,放谁进去都不行,破坏气场,独的气场——这个歌手就是姜育恒。

如果问孤独和寂寞是怎样的亲戚关系这样的问题,有资格回答的歌者恐怕不多,姜育恒会有答案吗?不知道,但是他已经把这个命题唱透了,曲曲各不相同而又神彩各异。当年的“忧郁王子”今安在?可是他低吟浅唱的孤独依旧潜伏,在每一个手机里,在每一个方向盘后,在每一支唇膏中。

   《多年以后.再回首》让我首次认识了这个身份复杂经历坎坷却表达简单的歌手,磁带(这个词让我想了很久)封面上,儒静的姜育恒着长风衣立于余霞满天的长城上,立刻让我没了诗意,改写了历史观——古往今来,非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不能有此情此境也。现在想来,长城的两端,不是连着绵绵不停的孤独吗?

在被带入他的歌境之前,一位好友把刚借去的磁带还给我,他说,他会在二十年以后再听他的歌,太沧桑了,什么也体会不到。我接过带子,想了很久。这句话,成了今天本文的引子。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在这样一个夜晚,突然把你震醒,寻了半天,却只找到一个若干年前的触发点。

孤独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力量,与我们生命中的千头万绪齐头并进,或绕行或飞流或穿插或点缀,或明或暗,或从容或不知所终。这种终极感足以让一位歌者一唱叩问。他的专辑中,几乎难以寻到别的主题,《一个人》唱尽多少人的心声?每次去K歌,好像没有唱到《别让我一个人醉》,没有人出来装一下忧郁借机和大家干几杯再梅花三弄一番,这一晚的花花草草啊怎能齐刷刷的开?

姜育恒的嗓音无可复制,他的年代难以复制,他独特的表达也难有来者。他歌唱生命的命题作文已经交卷,这份写于二十年前的作文卷纸发黄,就在下笔的那一刻起,所有的音符和文字就已经开始流转。只有他,可以把孤独放在手心把玩,他让孤独看起来听起来都很让人痴迷不已。假如在《非诚勿扰》里,在去往北海道的车道上,听到他翻唱谷村新司的《我的心没有回程》,邬桑又该是怎样的一种特别啊。

当年的我也曾“为赋新词强说愁”,借着姜育恒的歌声登过心里的长城,却没想到会走这么久。如今,赋来赋去的愁啊,还和过去一样,只是我们都已装得只剩下孤独。

孤独是真实人生的幻觉,也是虚无人生的实相。

真的二十年了,我的朋友有没有再去听,谁也不知道,因为我们的内心,也许早已面目全非。而那些歌,还静静的留在时空。

孤独是一张没有发行的唱片,听得到的煎熬在唱片行,听不见的挣扎在心里。

 

推荐曲目 

门    《痛快的歌》

不愿长醉    《一个人》

每一个晚上    《心歌II》

思念总在分手后   《心歌I》

像我这样的人  《跟往事干杯》

历尽沧桑的温柔    《别让我一个人醉》

你的心还能住多久   《想哭就哭》

香烟迷蒙了眼睛     《一世情缘》

每一个辗转不眠的夜  《跟往事干杯》

想你也难 怨你也难  《其实我真的很在乎》

心不再起不再落  《想哭就哭》

今夜星光灿烂   《跟往事干杯》

哭过 笑过 爱过   《痛快的歌》

寂寞天堂   《想哭就哭》

误点梦    《两个永恒》

结束继续   《有空来坐坐》

爱的轮廓   《昨日梦已远》

往事只能回味  《刘家昌之歌II》

泪的小花   《女人的选择》  

 以上系姜育恒二十多张专辑中再精选的曲目

 

我想起读大学的那个城市,她的气质如何进入我的生命。想起壁山的汽车站,我们去联系实习时,在那里等待返程的班车。想起谁说,相逢和别离,都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情。想起那青春岁月。想起,在同一个窗户下,同一个教室里,上过课,一起哭过笑过被叫做“同窗”的人们。

想起,那一届我们离开时,毕业晚会的主题叫:长,歌,行。

想起,我们那时的选择个性却又宿命,我们骄傲,但我们不知道自己有多脆弱;后来知道了,但未必知道自己可以多坚韧;熬过了,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有多空虚;虚空了,我们仍有挣扎有梦想有琐碎生活要经历;经历了,转眼些微沧桑中年似乎向我们飞奔而来,青春的弹性正在被成熟的敦厚替代,心底有那赭色长衫人踏歌长行远了吗。

谁曾离开生命内心底里那个自己?谁曾真的记得来时风烟雾霭?岁月最强,生命可以更韧。那些字,浸过真心意,会在月光下的水浪尖忽明闪光,某时,某刻。

千百年来,都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