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璞的博客

大海波中,须弥顶上

 
 
 

日志

 
 
关于我

十来年传播领域行走,快乐多过不开心。历任《中国青年》编辑、执行编辑,《VISION青年视觉》副总编,《DESIGN 设计》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成长就是历尽重重心劫  

2009-04-03 00:02:27|  分类: 那些感动我的人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是2002年,在中青的时候,采访过的一个大学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梦想是否成真。

青春都会过去,成长的痕迹,祝福那时的他们,祝福现在和未来的他们。

文章也留了下来,我自己手里其实已经没有,倒是网上有人转载,贴在这里做个留念。

谁的生命里没有过挣扎。

纯真时更伤人、更动人,复杂丰富的时段,如同当代艺术般直接尖锐的表达,还是接受,还是祝福。

祝福生命。祝福青春。

 

成长就是历尽重重心劫

       第一次和常乐打交道是她打来电话邀请我参加农业大学的韩国电影周。她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职业,让我不敢相信她还是一个大四的学生。

  见面时,我觉得,她是有故事的。

  因为她的眼睛很亮,我想她有过坚定的爱;有一些忧伤,证明她曾经经历。

 

  流浪的小孩,最孤独的是心灵

 

  我喜欢北京。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无所谓上什么学校、念什么专业,到北京就好。

  结果我如愿以偿。大学的第一年我完全按自己的想法活着,去看展览、听音乐会、观看话剧,玩遍北京市内所有的旅游景点,一个人,很潇洒地就去了。

  每天快熄灯的时候,别人在洗漱,我就坐在那里给大家讲我白天遇到的事情。等到熄灯了,我再一个人去洗漱。

  我的同学们叫我“快乐的巫婆”,还有“流浪的小孩”,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我总是独来独往,在外面还总能遇到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譬如有一次,在西单的麦当劳吃东西,一个小孩子抱着一大袋金鱼过来,他说他不想要了,准备扔掉,我说那就给我吧,我要了一个盒子抱着三十多条金鱼回宿舍,分给大家,被命名为“常乐的金鱼”。

  我从不逃课。但是我常常在四层的教学楼挨个儿找是在哪个教室上课。那个在老师走进教室之后才进去的学生也一定是我。

  看上去我是安静的、快乐的,其实我的内心很郁闷。

  我是我自己的,好像没有人能了解我。

 

  爱情,让生命如夜空中烟花般绚烂,刺痛双眼

 

  第二学期的时候,我在网球场认识一个男生,聊了几句,发现我们有很多相同的爱好——都喜欢网球、喜欢旅游,最后我们都喜欢蓝色。

  他正在组织一个电影俱乐部,我说,我可以帮你。

  我不想把我对电影的乐趣变成工作,我以帮忙的名义为俱乐部的筹建做一些事情,渐渐我体会到他说的成就感,我选择了“投入”。

  5月,我们召开了第一次社团大会。

  在学校里面,一个社团成立容易,生存很难。那时候很多门道我们都不清楚,比如你放电影要经过哪些部门同意、招收会员要经过什么程序……那时候我什么事情都干,他也是。我们会构思海报,自己用毛笔写好,再利用课间去贴。还有写稿子,送到广播台播出,扩大影响。我现在走路很快,就是那时练出来的。

  他说我像一个男生,说我太独立了,会把很多男生吓跑。但是他是没有被吓跑的那一个,他自己也是一下明白过来的。

  我们开始恋爱。

  我们都很庆幸在大学里找到一个说话的人。常常是下晚自习后我们坐在台阶上聊天,聊到12点、1点,早上7点照样起来上自习,不觉得困。中午常常忙着电影俱乐部的事,连饭都不吃。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非常充实,那种兴奋的状态应该是第一次爱情带给我的。

 

  一种无法确知的心情

 

  我们都以能成为对方的朋友,以一对恋人的身份在学校出现而自豪,而且俱乐部在我们的努力下办得非常好。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我们还是有不同。

  我是有最后一点儿机会都要争取的人,哪怕活动还有半小时就要开始了,我都还想去宣传,把掉了的海报再贴上,但是他觉得没有必要,所有的人对他来讲,是来自来,去自去。

  他……说好听一点儿是理想化,不好听就是清高。我以前也这样,但是随着我和更多的人打交道,我变了。他们说我外交很好,很容易跟陌生人建立起比较好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性格变得开朗起来,不是那种自闭的感觉。而他跟我完全不同,他有一个圈子,他觉得生活在那个圈子里就完全可以了,他觉得朋友要少而精,不要广而杂。

  我真心地喜欢上社团的工作。但是随着我们感情的发展,我觉得自己应该“退居二线”,退到他身后,做一个温柔的女生,从那时起,很多抛头露面的事就由他去做,当时觉得这种感觉挺好的。

  到12月份的时候,俱乐部已经有过很多次活动,但是账目很混乱,关于钱财的事情他没有和我说过我也不问。他是学经济管理的,他觉得他在做自己的事业,就像他未来的公司一样,他给自己买了一个手机,我特别不想提钱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提醒他要公正。

  还有就是关于这个社团的未来。一个社团在学校的生存就好比一个公司在社会上的生存,我觉得你可以有个性,但是你必须要去适应周围的环境。学校要评优,你必须递评优材料上去。平时就要留心,有活动就要照照片,要留下相关的文书资料,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必须要有东西留下来证明你请过他。

  有了分歧大家也是闷闷的,埋头做各自的事情。或者是过了半个小时,大家就说点儿别的。其实是在心里攒着。

 

  为什么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就相遇,然后错过

 

  他喜欢宁静的生活,他的理想是将来回丽江,过那种满眼油菜花的生活。我觉得我慢慢变了,我更喜欢大都市的生活,再加上毕业后前程的问题,很敏感,我们都没有谈过。情人节那天,我一个人跑出去了,一天没有接他的电话,再后来,开学时,我报了一个托福班。

  很奇怪,大一的时候我就跟所有的朋友说过,我不会出国,我会留在北京做我喜欢的事情,甚至我会去西藏、去西安。但是我变了,我依然想去西藏、西安,但是只是想去看一看。然后我开始想要出国了,出国是因为我看见父母的白头发越来越多了,他们想让我有一个好的出路。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告诉我,出国是最好的一个出路,不仅可以拿一个硕士学位,全奖的话还可以有钱寄回家。

  他终于决定问我了,是不是两个人在一起不开心。我说,嗯。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提出来你会比较有面子?我说,嗯。于是就这样分开了。过了很久很久,他打电话来问,他说他忍不住,想知道为什么,然后说起很多事情,包括会费的事情,他说他留了一笔钱是准备我们去西安的,我说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一直到最后,我们仍然承认我们是最适合的,至少是最谈得来的,但是可惜我们相遇得太早,真的是太早了。

 

  我们用什么去消耗青春的落寞时刻

 

  我发现,没有他的生活我变得非常落寞。

  他太理性了,我怕了,之前我会很喜欢和有思想的人聊天,我们分开之后,我深深地畏惧这种感觉。

  我不再是他身后那个温柔的女生了,我变得很“甩”。记得有一次和一个男生吃饭,是那种“扮酷”“扮深沉”的人,吃到一半,我说,同学,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不想和你吃饭了,然后就走了。

  这种事情发生很多次,每一次我都会说:又一个不了解我的人。我知道我是那种外表很张扬的女孩儿,别人会以为我很虚荣,很在乎功名利禄,会有这样的男生来靠近我,但是我一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的内心很不干净。我虽然张扬,但是我并不虚荣,我的内心是安静的。

  我不再想过那种因为男朋友牵肠挂肚的生活,我逃到学习中去,每天7点就出去上自习,晚上10点半熄灯了再回来,那个学期,我的成绩从年级60多名一跃为第2名。

  暑假时,我去上托福班,结识了很多很优秀的朋友,去上托福班的很多人都是很优秀的,而且能够在暑假不回家甘心在这里上课的人有着比其他人更坚强的地方,我觉得我在过一种更坚定的生活。我记得老师那时说,在出国这条路上有很多东西你一定要舍弃,他很强调舍弃这两个字,他说你只有舍了,才不会错过将来的所得。”新东方“让我觉得世界很广阔。还有就是,生活多变是很正常的,我们最好乐于接受种种变化。

 

  少年时的恐惧,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黑洞

 

  记得初一的时候,一个人去看《罗马假日》,奥黛丽·赫本的眼睛很漂亮,很多镜头都是她扬着头凝视远方。就算是在必须要离开的时候,她也保持了高贵的姿态,我会不自觉地学这个动作,想着我的未来会有一些不同。

  我总是一个人去看电影,有了男朋友之后也是这样。因为我太投入了,我怕别人受不了我。我很奇怪很多人能在电影演完后站起来就走,我做不到,我的心理承受不了。我总是看到字幕升起,听到音乐的最后一个音符沉寂下去,我在酝酿摆脱电影中那种气氛的力量,酝酿走出去后如何适应外面光亮世界的勇气。

    我父母甚至都不知道我有这个爱好,他们会关心我的衣食住行,但是不太会沟通这些方面。从小学三年级起我就骑车上下学,有很多自己的时间,我告诉家里5点放学,我6点到家,其实有时我们3点就放学了。我会去看电影,或者是停在一个喜欢的建筑旁边里,坐上半天。

  我很自闭。为什么自闭?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很胖,而且个子很高,从外型上看就和我的同龄人不像。我甚至觉得我会孤独地度过这一辈子,除了父母,我不会再和别人有更深的情感。

  我很不自信,我不怎么讲话,所以就没有什么朋友。

  而电影让我经历各种人生,我可以沉默,可以一点点体会,电影让我平安地度过危机四伏的年少时光。

 

  面对痛,面对我无法逃离的爱

 

  俱乐部在我去“新东方”念书的时候起就不怎么管了,我和男朋友分手后,我们都离开了俱乐部。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想逃,逃离以前的生活,俱乐部的很多事情都会让我想起以前,想起来我就会哭。我想我们分手是因为两个人都太感性了,但是也有工作的缘故,我们都把自己的乐趣变成了一份责任,意见不一致时会影响彼此的感情……

  但是到2001年9月的时候,俱乐部是真的不行了,他们都希望我能回去和他们一起干,重振俱乐部。我很犹豫,当时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学习上,还有就是准备出国,但是最后我还是答应了。

  我确知这和那一段逝去的感情无关。

  甚至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能一点儿都不受记忆的干扰很快投入到工作中。好像是更坚强了。我开始想各种办法。当我在网上看到韩国大使馆在举行电影节,我突然有了灵感。我们可不可以在学校里搞个韩国电影节呢?然后我就开始打电话,大概打了20多个电话,我终于找到要找的人。又打了20多个电话,把这件事情确认下来。之后就是在学校和使馆之间奔波,传递相关的文书,12月份的时候,电影周如期开始了。

  俱乐部的知名度一下得到提升,之后我们又举办了一些活动,俱乐部慢慢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

  常常是晚上要放电影,下午五六点我就到了放映大厅,坐在倒数第六排中间的位置、最好的位置,等待着会员一个一个进来,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多人和你一起分享一样很好的东西。

 

  干净的目光,安宁也是一种力量

 

  我后来又恋爱了。

  我的第二个男朋友是一个内心很干净的人,他对世上那些纷争、那些浮华的事情,像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没有什么概念,我在学校的社会活动比较多,包括电影俱乐部,还有其他一些,在他面前我觉得自己很复杂,但他是那种内心很清楚,却一点都不喧嚣张扬的人,他理解我的状态,我和他在一起非常轻松。

  我特别注意到他是在2001年12月份,我们全班去果园做果树修剪。那时候,大家一边给苹果树剪枝,一边聊天,他一个人在唱歌,“小时候有个梦想,从来都不曾忘怀,找个世上最美的新娘……”我觉得周围突然静下来,天空特别明朗,回荡着他的声音,干干净净的声音。

  我想他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儿,跑来跑去,疯疯癫癫,像个男生。我觉得他一定会喜欢那种长发披肩、温柔可人的女孩。我真恨不得可以重头来过,做一个温柔的女生。

  但是去年6月的某天晚上,我接到他的电话,他说有事情要和我说。我还在想好奇怪呀。见面以后,他说走一走吧,走了三步后,他开始说,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说,我不想再错过了,我很喜欢你,一直很喜欢你。我蹲在地上,我都站不起来,我觉得生活对我特别好。我忍不住开始哭。我哭着说,请你不要开玩笑。他有些慌张,说,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如果你很讨厌我刚才说的话,我收回。我心里想,他怎么这么说呀。但是当时我不确定他是真的喜欢我,就这样一直看着他。而他呢,三年了,不确定我能接受他。我们俩就这样相互猜疑。后来我就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我们可以试着了解一下。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

 

  祝福生命,祝福青春

 

  我想我是幸运的。在人群中找到了所爱,和他在一起我很安静。

  同时我也知道了,电影是我一生的爱好,当我离开它又走回来,我愈发坚信这一点。当然,今天我可以不单纯依赖电影或者爱情或者别的什么而生活,我有自己的日子,这些爱是这日子的一部分。

  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不选择和电影相关的工作,因为太喜爱了,我不希望它是我的工作。我希望和电影是一种简单的关系,这样才会恒久。我读的专业是园艺系,我的目标是到加州大学或者是康奈尔大学读葡萄栽培与葡萄酒酿造专业的研究生,然后回国。农大正在山东筹建一所葡萄酒学院,那里非常适合葡萄生长,我想到那里去开始我的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