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璞的博客

大海波中,须弥顶上

 
 
 

日志

 
 
关于我

十来年传播领域行走,快乐多过不开心。历任《中国青年》编辑、执行编辑,《VISION青年视觉》副总编,《DESIGN 设计》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魏雪:看一颗种子长成树  

2009-02-16 11:49:38|  分类: 那些感动我的人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魏雪的时候,她还不是李东生的太太。

那时普乐普公关已经做得不错了,魏雪本人,平静,却在谈话中显示出力量。

这些年,她一直在做着自己坚信的事情。我偶然找到这篇当年的采访,还能记起当时情形。

贴在这里,做个留念吧。

其实每一次的对话里,有对对方个性的认知感受,也有对人生共性的了悟。

也有自己的成长,在其中。

再次一并谢谢这一路上,遇到过的,感动我心的人们。

以下是当年文章:

 

生活是一幕接一幕的剧目,而我们是其中的演员。

今天我们站定了,回顾所来的那条路,让我们试着去阅读另外一个自己,去追问,为什么我选择了这样的道路。

 

看一颗种子长成树

 

站在魏雪面前,你会很安静。魏雪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力量。

年轻,漂亮,而且干练,外柔而内刚,这些是我们能立刻感受到的。

这大概与魏雪的经历有关。魏雪于1989年赴日本留学,1992年进入日本上智大学经济系企业管理专业学习,获学士学位后,赴美国杨百翰大学进修公共关系。此后,她受聘于美国一家大型公关集团并作为代表派驻北京,主要负责英国、日本和美国企业的客户服务。1997年,她开始筹备中国第一家中美日合资公关公司——普乐普公共关系顾问有限公司。魏雪现任该公司总经理。

一个年轻的女性,外表娇柔,和她所处的位置,肩上所担负的责任,这两者重叠在一起,形成了某种张力。

我因此相信内在的那个“魏雪”,一定有一些独特的品质,才能支撑这种张力,才能有那些外在的表现。

我在采访的一开始试图和魏雪达成共识,生活是一幕接一幕的剧目,而我们是其中的演员。今天我们站定了,回顾所来的那条路,让我们试着去阅读另外一个自己,去追问,为什么我选择了这样的道路。

于是我们的交谈成了一次剖析,魏雪认为她成功的最主要的品质是坚韧,我们谈话的主题也因此而确立——看一颗坚韧的种子怎样长成树。

 

起源于忍

魏雪童年的大背景是中国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

魏雪的父亲是一个民主人士,母亲则是医药世家“白敬宇药行”(电视剧《大宅门》中“白家老号”的原型)的第十六代传人。这样的家庭在文革中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

小的时候,小孩子应该有的那种开心我都没有。比如玩具,别人有但是我没有。在幼儿园里没有人和我玩儿。“她是××的孙女”“她家出身不好”……总是这样的一些说法。我不明白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或者我为什么出身不好。但是被别人孤立是一件让人很不好受的事。我那时候比较清楚的是家里很贫寒。看见别的小朋友骑三轮车,就想抢来玩儿,我想和别人一起玩儿。我的母亲就不让我去,她跟我说,首先你不能抢别人的东西;其次你也不能跟妈妈要,妈妈买不起,会很难过;不要羡慕别人有什么,而你没有什么,永远都不要;你有什么就玩儿什么。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忍,但是因为妈妈跟我说过,我就是想要我也不再说。是在我长大后,和父母聊起以前,妈妈就描述我小时候玩儿什么。妈妈说她记得很清楚,当时家里的床单上有一只大金鱼,我就趴在上面看金鱼,用手画金鱼。

“那个时候,一个家庭要生存下来很艰难。”魏雪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圈都红了。但这是一个怎样不同寻常的家庭啊,父亲会给女儿讲历史故事,对女儿说:“中国有句古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看爸爸没有儿子,爸爸就把你当儿子养,你做事不要像一个小女人,要有男人的气魄。”而优雅的母亲会在家里给孩子念俄罗斯的诗歌。生活是如此的窘迫,甚至狼狈的时刻都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但是他们站立的姿态给魏雪幼小的心灵阳光的底色。

从小我就知道了,人在很多时候都需要忍耐。因为生活中会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在日本念书的时候,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要学习,要自己一个人生活,还要打工,再加上有一段时间我身体不好,意志在病痛的袭击下尤其显得脆弱,不堪一击。打完工从超市回家的路上,我真的是每走一步都在忍。我说的忍不是抽象意义上的忍,而是我走的每一步都很累。走在路上我就忍不住去想,“我想我妈妈,我想回家,我不能再坚持下去。”思绪如飞马,我放纵自己去想,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不会这样放弃。人生有忍耐才会有结果。

让忍耐本身成为一种经历,而不搀杂别的阴影。

让忍耐着的人相信,一切是有意义的。

首先是,要能忍。

 

给忍再加一些宽容

80年代,魏雪在海外的亲戚终于可以回来,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魏雪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她希望看到更多。

魏雪在日本和美国的时间,加起来大概有七年。

留学对魏雪的人生具有重要的转折意义。在她看来,得到的很多,但是最重要的,是给她的“忍”加入了宽容的含义。

在国内的时候,大概因为年轻,做事也还做得不错,年少气盛,就总是试图去说服别人,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看待事物有时候就会很片面、很偏激,不够冷静和全面。

到日本留学,我就读的上智大学是天主教教会大学,同时又是一所非常国际化的大学。学校的文化就是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

我们有专门的课,叫《人间学》,教你在社会生活中怎样去做一个人,怎么去对待他人,不管是带有什么文化背景的人,有什么特别嗜好的人,或者是有明显缺陷的人,怎么样跟他接触。中心是教你承认别人存在的价值,不要盲目去否定别人,不要盲目去比较、轻视某个人或某种文化。比如一个残疾人,你是去关心他、同情他,还是……其实对他来讲最大的安慰就是把他当成和你一样的一个人。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位老师给我们讲二战集中营的生活,人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怎样生存,他给我们推荐了一本书,叫《夜与雾》,在这本书的结尾作者写道:“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这段痛苦的经历我不愿去谈及。因为,与我有同样经历的人,我不说,他们也可体会到。而对于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无论我怎样讲,他们也很难理解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当你看到这样一些事情,人就变得宽容,不再轻易否定什么。

魏雪就读的日本上智大学和美国杨伯翰大学都是教会学校,校园里不准穿无袖衣服,不准喝带咖啡因的饮料。魏雪不信教,但是这种文化氛围的感化作用对她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经历了这些的魏雪显得比一般人宽容和豁达。比如在她公司里就有不少有创意、有个性和独到见解的人,魏雪都能把他们集中在一起,倾听他们的意见,协调团队中的合作关系。至于在公关事务中,魏雪更是要与各种人打交道,有人就问魏雪,“在商业行为中,你的优势是什么?”魏雪回答道:“我是一个很好的听众。我坚韧,不是很开朗,但我平和,我能体谅别人的感受和立场。”

 

让忍是理智的

魏雪说她人生的计划往往是下一步应该怎样,而不是她想怎样。只要是应该的,是更好的,即使她不情愿,也会去做,否则她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你刚刚问我人生中最感人的剧目,不是没有,真的有。是在我决定回国的时候。

因为家庭的关系每次中途回国我都会去见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他们和我的父母都劝我回来。我也亲眼看到中国最近几年的变化很大。我相信回国后我会大有作为。

但是在美国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男朋友。

他当时快要毕业了,他希望去的地方是加州,为了说服我,他专程陪我去加州。我记得当时我们走在很美的海边,离海边很近的地方有非常漂亮的公寓,我们就过去问,一个月的租金是多少,管理员告诉我们是1000多美金。我是从东京过去的,当时就觉得很便宜,而且以我们两人的收入承担起来是很容易的。“你看,我们在这里真的可以过得很好的。”他说。他看着我时眼睛很亮,当中有什么在闪亮,那么美。

而且他很优秀,他也会三种语言,西班牙语、韩文、英语,他的专业是计算机,很棒。重要的是他非常纯,在我的人生里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纯的爱情。

他陪我从我居住的犹它到纽约转国际航班,这段旅程我一直在哭。一直到登机前的最后一分钟,都在哭。

“有没有想过和他一起回来?”

我没有信心带他回来还能在一起。他是一个摩门教徒,他的生活方式和理念很难在这片土地上被理解。他对待生活很认真,很纯,不会撒谎。

而且他从来没有来过亚洲,他不懂中国的东西。文化上的冲突是必然的,他要花很多精力来适应,然后才是发展自己的事业,这对他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他在美国是很有优势的。他希望能来,但是被我拒绝了。他是为爱而来的,但是我不能保证他成功,如果我很成功他不成功,我想我们不会美满。如果他待了一阵儿因为适应不了又回去了,双方都不会快乐。如果我明明看到没有好的未来,我为什么还要拖累他。长痛不如短痛。

魏雪连着用了三个“如果”,每一个后面都是让人心痛的结局。如果是别的女人,或许会考虑如何不来面对这些“如果”,但是魏雪把这么痛的结果直插到自己的内心。她别无选择。好像每个靠自己努力成功的女人,都或多或少付出过感情的代价。所有叙述里面,最痛的一句话是,“在我的人生里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纯的爱情”,明知道是这样,还是放弃了,还是离开了,我想我们不能简单地说魏雪是对的或者魏雪是错的,让我们首先来理解。站在魏雪当时的立场,回来是对的,有比感情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是对的,仅仅有爱还不够是对的。

 

职业生涯的磨炼:让一切淬炼出韧

魏雪希望在中国实现她对公关的一些想法,但是回来后的一段时间里,效果却还不够好。魏雪萌发了独立做事的念头。但是这个时候的魏雪在公关界还只能算是一个无名小卒,她个人的力量显然不够。

正好普乐普希望进入中国市场,过来考察。杉田老师(担任日本上智大学公关课的著名教授杉田敏先生)告诉我这一消息,我与来华考察的普乐普总裁会谈,并为他安排了在中国的考察。日本人在寻求合作的时候看重的是:必须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有良好的语言沟通能力,以及了解中国市场,了解国际文化。

他们知道我在日本读书的背景,我所念的大学,还有就是我的推荐人。在北京的时候,我安排的考察,安排他们会见的一些人,也让他们对我的业务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最后他们选择了我做首席代表,我不同意,我提出来的方案是合作,我自己也投钱进去,作为股东来合作。“为什么?”

首席代表更多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如果是股东的话,我拥有更多的发言权。从来没有一家公司把中、日、美的文化融合在一起,没有人做或者做得不好。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想把自己在国外学习的公关的理念和对中国的了解融合在一起,帮外国的企业走进中国,把中国的企业推向世界。

如果有风险的话,我和他们一起承担。

“你面临的主要是什么样的风险?”

我要给中国、韩国、日本、欧美的企业同时提供服务,这是非常重要的决策。十个人有九个不会选择这样的战略。这个复合式的多方位的战略本身就有很大风险。但是我坚持普乐普在中国应该这样做。

在一些具体的问题上,总部会告诉我国际上通用的操作是什么,至于在中国应该怎样来操作,他们会说请你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决定。

只能由我自己来做判断。

从大的方面来讲我付出了很多,因为我用了很大的精力来培育市场,特别是国内企业的市场。我坚信这块市场一旦培育起来,就会高速发展。让我开心的是已经有企业购买我们的服务,已经有一些开放的企业看到了公关的重要性。尽管国外的企业往往是购买我们一整套的服务,国内的企业还只是尝试性的买一部分。但是你看,在中国像酒这样传统的产品都开始来找到我们吸收国外好的经验。

魏雪在谈到自己的事业时,显示出她有清晰的思路,以及对自己判断的自信。

不过,作为一个职业女性,需要的不仅仅是在某个重大的时刻果断地拍板,在众说纷纭的时候坚持原则,甚至在工作的时时刻刻,都要求体现出职业素养来。

一个女人做起来,要比男人困难。

作为一个职业人,不应该把感情带到公司来,这一点,男性做得比较好。也许感情只是男人生活的一部分,而对女人来说却可能是全部,即便是职业女性,感情在她的生活中也会占很大的比重,她会显得比男性更情绪化。公司刚开始的时候,在情感不顺利、工作压力太大,又得不到总部理解的时候,我也会失控。有一次我在办公室给总部打电话,争论一个问题,谁也说服不了谁,我忽然觉得自己就要崩溃了,在通话中,我就哭了。而对方好像忘了我是女人,他说:“不行,你就把公司关了。如果你是这么脆弱、这样情绪化的一个人,你怎么去管理一个公司?”现在当我痛苦的时候,我也尽量做到平静,至少表面上平静。在我进办公室前,我会深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去见员工。在见客户时,在下汽车、进电梯、走到客户公司的门口时,我会调整自己:“OK,现在开始进入状态,天塌不下来!”韧是内心的一部分魏雪带领她的团队在中国乃至国际市场上有非常出色的表现,但是我想那些成功是在另外一个层面上的。

 

当有一天,我们一生的剧目终于要落下帷幕,我们想要表达的,终究不是那些功名,而是内心的感受和那些曾经深深触动我们的细节。

那些用来形容一个人内在品质的美好词汇,代表了某种需要我们终身努力去抵达的高度,而且它的含义总是那样的丰富,需要去领悟它的时间总是那样的漫长,我们经历的种种外在的打击也好,磨炼也好,机遇也好,好像最终都化为我们在内心不断修炼的因缘际会。不断地去抵达,不断地穿越我们的抵达,直到有一天,它成为我们本身。

一颗坚韧的种子,最后,就这样长成了一棵树。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