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璞的博客

大海波中,须弥顶上

 
 
 

日志

 
 
关于我

十来年传播领域行走,快乐多过不开心。历任《中国青年》编辑、执行编辑,《VISION青年视觉》副总编,《DESIGN 设计》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苏拾平《文化创意产业的思考技术》  

2008-12-14 12:30:39|  分类: 书与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数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少数人关心你飞得累不累,是的。

北京的冬天,现在,有冷的感觉,才是冬天的感觉。来自东北的同事说,应该再冷一些,否则冻不死病毒,春天会不好过。是的。如果我们从小习惯了更多东西,或许看到的也能更多。现在也是。

苏拾平先生的《文化创意产业的思考技术——我的120道出版经营练习题》,这几天都放在包中,有时间就看看,今天,差不多看完。

收获点点滴滴,有震动,有坚定,被激励,看到更多可能。我想熟悉我的朋友们可以大体知道那种感受。

专业出身的人,都要面临一个问题,面对企业化,你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只要你是负责任的。不巧,投身传播领域的人,往往忠于理想,往往赤子之心,勇敢无畏,不惧怕承担责任。但是,仅仅有理想和勇敢是不够的。在这样的落差里,我们很可能,就偏离问题本身了。

苏先生明明白白地说出:对出版人来说,永续第一。生存成了目的,就是要好好活着,就是要不断寻求品牌加值的可能性;盈余第二。获利成了手段,是继续出版的最佳支撑。

我们,不是为了盈利寻到这个行业,再去找赚钱的方法;我们,为了一个虚无的目标,寻找到实际的办法去实现它。是基于这一点,让我们踏实学习公司化的经营策略、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修炼灵魂。

我们曾经是作者,今天我们也要冷静看到:“作者因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而写作’;因为想表达、想回答、想揭露、想影响别人、想自我疗愈而写作”,“作者很难只为读者而写作,畅销、知名度及获利都是的副作用,却也许是大众阅读的线索。”

我们做管理,要看到这个行业的特殊性,更要去总结实践的经验。尤其是出身充满理想的文科生,要学习“一个大目标,最好包括几个小指标,指标是通往目标的桥梁”;要在慈善心之上学会一点狠心,“先强调团队与整体绩效绑在一起,再强迫主管评出差别并练习面对承担(以免粉饰差异)。”当然,苏先生特别说,“前者公开,后者私下。”

坚持我们曾经相信的那些真心、善良的好,并且发展它:“奖励总在事务进行后,是实质承诺,而不管是自动自发或临危受命。激励则在事务事业进行中,是支持,是加持,是肯定,是支撑,是助一臂之力;是了解,是认同,是乐观希望,是前驱动力,是花腐朽为神奇,是能像可以成真……”

昨天我跟一个同事交流,管理编辑和管理销售的两种不同逻辑基点,前者相信人性本善,要尽力去激发光明面,形成正气;后者则是立足人性本恶,所以要从制度上去确保公平,催人上进。我们,要跳出以前的圈子,看到不同的人性立面,然后为共同的事业和团队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工作位置上的主体,找到道路,并且为这路上可能遇到的问题,外在的内在的找到出路,或者点亮,转角处温暖的灯。

 

台湾的出版业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新书的第一月的销售率从八九十年代的三四成到两成到现在的一成,就像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话语中的经济危机。

问题很多,苏先生在最后的对话中说,“经营的意义就是要去找到应对环境的策略,也就是要找到可以长期工作的营运逻辑,或者说就是business model。赚钱并不是出版经营的目的(起码在我们看来不是啊——我的加注,合伙者可以从品牌中赚钱的,我也可以肯定,我们,合作,但是目的不同),获利能够支撑长期而持续的经营(文化人和商人可以在这个地方会合吗——我的加注,我希望),才是他的目的。”

我们一直都在路上。在路上的感受里,这些年,坚定也在累加,平静也在,快乐有些不一样了,大体开心。

让我们,面对问题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